<em id="pl3xn"><ins id="pl3xn"></ins></em><em id="pl3xn"><ol id="pl3xn"></ol></em>

      <sup id="pl3xn"></sup>

      <dl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small id="pl3x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<sup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/menu></sup>

      <div id="pl3xn"><tr id="pl3xn"><mark id="pl3xn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公主与大将军

        江湖多风波(三)

        嫡公主与大将军 覃泊沙 2641 2019-04-12 09:45:00

          五月二十日是周定祖母郭老淑?#35828;?#19971;十寿辰,早在十八日,周家老宅同将军府一并摆开筵席。将军府单请官客,女客皆在老宅。十八日请的是?#26159;?#22269;戚,赵王等一干亲王郡王并王妃皆赏脸赴宴,两位公主虽未到,亦都有贺礼,太子也命人送来了伽南香珠和福寿香。十九日请的是十六卫并六部九卿等文武官员及其诰命。二十日是家宴。二十一日又请族内亲友,二十二日府内家人又凑了一日。热闹了五六日,寿礼摆满了郭老淑?#35828;?#19978;房。

          周家原是商贾之家,发迹不过二三十年,尚不知诗礼。京中不?#22791;?#36149;,但敬书礼,周定发迹头几年,在礼节方面闹了不少笑话,这?#24425;?#20182;为何大材小用,让吴克易管家的原因。将军府上,因少了吴克易,?#20102;?#36208;不开身,仍留下来?#23500;?#36816;筹,党氏亦从旁协助。长熙带了春、夏、秋、冬去周家老宅。春牧负责迎客引路之事,夏泉管杯盘器皿并筵席陈设,秋澄安排席位,冬凌则领着府上众?#22791;?#20282;候上酒上菜。一番周密?#36158;茫?#20960;日的筵席尽管贵客盈门,往来车马水泄不通,周府内外却是井然有序,不曾落下话柄让人笑话,俨然公府世家的?#36175;貳?p>  郭老淑人应酬了两日,心情十分痛快,丝毫不知疲惫。她原是乡下一个穷木匠的女儿,嫁给周定祖父的时候,周家家徒四壁。夫妻俩齐心协力,先是攒钱买驴帮人磨粉碾米,后来开了家豆腐店,又去贩米、贩布……辛苦几十年挣下了十几间铺子,几千亩土地,过上了骡马成群,呼奴使婢的日子。原以为人生至此已得圆满,谁知后头还有泼天的富贵。周定从军光宗耀祖,连她也封了诰命。后头又娶公主,蓬荜更添光辉。公主还是个知礼孝顺的,帮她大办寿宴,亲王公主,文武百官皆来向她贺寿,连礼部?#27850;?#20102;东西给她。她生平何曾想过会有这等风光尊贵,拉着长熙的手热泪盈眶,连连说道:“我能有这份体面,死了也值了。”

          二十日阖家大小给郭老淑人磕头,老淑人赶忙扶起长熙,拉她一并在榻上坐了,瞪着眼睛向周定啐道:“公主是何等金贵的人儿,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让她陪你跪着!”

          周定一脸委屈,不敢吭声,长熙忙笑道:“我是小辈,给您老磕头是应该的,我还能?#20945;?#24744;老的福气呢。”

          郭老淑人听了心花怒放,脸上的皱纹一道道展开,口中仍不忘骂周定:“公主是个没福的,偏嫁了你这么个下流东西,前些日子还往那下三滥的地方钻,恨得我把他老子叫过来骂了一顿。你下次再这样,我让你爹打断你的腿!公主天仙一般的人品,你敢让她受委屈,我头一个不依!”

          周定大窘,谁想到祖母还拿妙音阁那件事训他,讪讪地说道:?#20843;?#20799;以后不敢了。”

          一时间各?#26376;?#24231;,郭老淑人和长熙坐在正中间的榻上,塌边放了一溜矮凳,周定的妹?#20040;?#36126;并两个侄儿阳甫,阳钊围坐在身边。

          长熙一面与老淑人说话,一面又不忘跟几个小孩玩笑,应付得老少?#26029;玻?#21608;定见了心中十?#25351;?#20852;。

          周定父亲焚过寿星纸,冬凌领?#22791;?#20011;鬟来上酒献菜,春牧用一金漆托盘捧了戏折子来,请郭老淑?#35828;?#25103;。老淑人让长熙先点,长熙?#21019;?#19981;过,点了一出“哪吒闹海?#20445;?#32769;淑人很是?#26029;玻?#21448;点了一出吉庆戏文,余者周定的嫡母叔母并嫂子也点了。

          戏酒过后,众人陪着郭老淑人退回上房。夏泉已命婆子在堂屋中间设下红木大?#31119;?#29992;红毡铺了,大案两边各设博古架,凡贺礼中的精巧珍玩?#26376;?#21015;出来,供老淑人过目取乐。

          “这一尊沉香木佛像,是柔安公主送的,取千年沉香木雕琢而成,与太子送来的伽南香珠相得益彰,最适合老太太这样诚信礼佛的老寿星。”夏泉指着?#24178;?#19968;尊雕镂精巧的佛像,盈盈笑道。

          郭老淑人忙念了声佛,周家诸人皆啧啧称奇。夏泉又指了几件稀罕的与老淑人?#30130;?#25351;一件老淑人念一声佛,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

          除了这等名贵的贺仪,郭老淑人尤爱曹沧俊送来的一幅八?#19978;?#23551;?#36857;?#24182;?#22235;?#20844;主送来的一个官窑烧制的五彩梅?#20426;?#32769;淑人向长熙笑道:“我老了,见了这些鲜艳的画儿瓶儿就?#19981;丁!?p>  “这画是礼?#21487;?#20070;家的三公子曹浪止画的,他自小养在祖母膝下,最体贴老人家的心思。这?#21487;?#30340;图样一看就是我小妹妹的手笔。”长熙笑得春风盈面,任谁也看不出她笑容中深藏的叹息。

          长熙一席话又给郭老淑人面上添了光彩,一叠声叫人把画儿挂起来,把那瓶子摆在楠木条?#24178;稀?p>  看了一会儿,老淑人也乏了,夏泉把一些老淑人中意的东西挑出?#31383;?#20102;,其余造册入库。一时间又忙着撤书案撤架子,老淑人命周定的父亲叔伯等人退下,单留下女眷以及周定周邦周迪三?#20540;堋?p>  老淑人和长熙说话时,夸奖?#20102;?#21644;春夏秋冬几人能干,又指着夏泉说:“我一见了夏泉姑娘就亲切,听说关女史已有了婆家,这夏泉姑娘可也有了?#20426;?p>  春夏秋冬都是?#20102;?#30340;陪嫁宫女,等同良家子。长熙听老淑?#35828;?#24847;?#36857;?#26159;有意给夏泉?#23500;椋?#20415;笑道:“这我却不知道,得问过她父母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老淑人纳了罕,忙问:“夏泉姑娘的父母?#32440;?#22312;哪?#20426;?p>  “说起她们家,想来老太太也认得,就是十字街文泰古董行的夏家。”长熙笑道。

          “阿弥陀佛!”老淑人吃了一惊,实在想不到夏泉有这样?#26049;?#30340;出身。说起文泰夏家,那可是富贵了百年的豪族,怎么忍心把亲女儿送进宫?#24811;?#22899;。

          长熙看出来老淑?#35828;?#30097;惑,慢慢解释道:“夏泉十四岁的时候,被钱家的大少爷瞧上了,要娶她做妾。夏家虽是商贾,却断不肯让女儿做小,夏老爷干脆把夏泉送到宫里来。因我的乳母是她的姨妈,便安排到了我宫?#23567;!?p>  长熙把这段往事说出来,是想让老淑人心里有个算计。一来夏泉?#24425;?#23500;?#39029;?#36523;,断不能随意许给什么人。二来保不准如今权倾朝野的左相的大公子也还惦念着夏泉,谁娶了她相当于?#31859;?#20102;钱家。

          “这夏泉姑娘难不成一辈子不嫁人!”老淑人深觉可惜,她原想把夏泉说给娘家的侄孙,可她娘家和文泰夏家门第悬殊,她侄孙也?#31859;?#19981;起钱家公子。

          “我也忧心呢。”长熙笑道。

          “那春牧姑娘呢?#20426;奔热?#22799;泉娶不了,老淑人便又打了春牧的主意。

          ?#20843;?#22905;倒是有人了。”长熙想到春牧就觉得扎心,春牧为了她,刻意去讨好父皇跟前的红人赵汝康,竟被赵汝康看上。春牧和赵汝康的事,连圣上都默许了。赵汝康上?#20301;?#29305;意跟她提及,等过了今年,就迎娶春牧进门。

          “那秋澄和冬凌姑娘也有人家了?#20426;?#32769;淑人仍不死心,宁娶大家婢,不娶小户女,何况是长熙跟前的得意人,那一份体统尊贵一点不逊色那些世家千金。

          “冬凌也有了。秋澄倒没有,不过她是官宦人?#39029;?#36523;,选秀进的宫,她爹现在邕州做知县。”长熙道。

          秋澄是官家女,出身更高了,冬凌也有了人……老太太暗暗可惜,看来他们老郭家还是没那个福气啊。

          长熙想到四个心腹侍女的终身,胸中也并不痛快。

          春牧为她牺牲自?#28023;?#35201;做太监的对食。夏泉迫于钱家威?#30130;?#26029;了嫁?#35828;哪?#22836;。秋澄倒还好,但其父耿?#20445;旁?#36140;谪,不知婚事在何方。冬凌被指给了?#23500;首?#23456;爱的伶人阮龄方,将来亦是贱籍。

          她们?#36816;?#30342;是忠心耿耿一片赤诚,然而她却给不了她们一个安稳的未来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目录
        目录
        设置
        设置
        书架
        ?#23588;?#20070;架
        书页
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评论
        评论
        指南
        <em id="pl3xn"><ins id="pl3xn"></ins></em><em id="pl3xn"><ol id="pl3xn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<sup id="pl3xn"></sup>

            <dl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small id="pl3x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<sup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<div id="pl3xn"><tr id="pl3xn"><mark id="pl3xn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