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pl3xn"><ins id="pl3xn"></ins></em><em id="pl3xn"><ol id="pl3xn"></ol></em>

      <sup id="pl3xn"></sup>

      <dl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small id="pl3x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<sup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/menu></sup>

      <div id="pl3xn"><tr id="pl3xn"><mark id="pl3xn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战神罪女

        第5章 无问

        战神罪女 布卡九 1833 2019-03-12 13:58:55

          “还有一位不能招惹的是谁?”怀玉及时的转移了话题。

          寒酥敛了敛眸,说道:?#20658;?#19968;位在东面,没人知道他的名字,只听别人称他为墨爷。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他面上常带着一副墨玉面具,面具上雕刻着一朵奇怪的花。”

          “墨玉面具?还真稀罕。”怀生有些好奇。

          “除了这两个人之外,还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呢?”云寒木问道。

          寒酥不解,转眼又明悟:应该是与他们要找的东西有关。

          想了想,说道:“还有一个人,在墨爷的地界里,受墨爷的庇护。”

          “这人名叫袁毅,三十左右的年纪,整?#25214;?#27785;沉的透着?#36824;?#27515;气,墨爷的地界上,数他最没本事,看门的守卫都能轻易要了他的命。但就这样一个人,却让墨爷对他颇为关照,十分怪异。”

          主仆三人交换个眼神,心照不宣。

          “那……”

          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          怀玉话还没说完,就被水中的渣滓打断,一下子黑了脸。

          王勉此时的心情?#24425;?#38750;常不美妙了。

          想他王勉在这雪狱横行多年,没?#24515;?#20010;敢如此不给他面子的!不就是要?#35828;?#29454;物,顺便口头调戏了几句,结果那?#23601;?#23601;把他给打了?!现在还敢把他捆了放水里,真当老子这些年白混的啊?!

          还?#24515;?#20010;小贱人!当初给脸不要脸?#36864;?#20102;,现在还敢联合着别人算计他?最好祈祷着别落老子手里,不然……呵!

          怀生看着水里那渣滓变来变去的脸色,真怀疑怀玉是不是给人家下了什么毒,不然那脸怎么跟染缸一样?

          云寒木的想法就比?#29616;?#25509;,?#36824;?#28195;滓一个,惹了寒酥,现在又如此聒噪,果真让人厌烦。

          “怀玉。”

          “是。”

          怀玉飞身上前,将人从水中提出来要扔在地上。

          却见横空出现一条长鞭,准确缠了王勉的腰,突然将人往后拽去。

          怀玉眼神一凌,长剑出鞘,顺着长鞭?#21019;?#39134;去,一剑砍在鞭上,顺?#20166;?#20010;剑花,就将长鞭缠住。

          长鞭无法再动,王勉失去拉力摔在地上,沾了一身泥土。

          “何人造次,还?#36824;?#20986;来!”怀玉冷声道。

          “呦,爷好大的脾气啊,吓坏奴家了呢~”

          不远处粗壮的树干后,一红衣女子现了身形,姿态妖娆,媚眼如波,一句话拐了几个音,像极了青楼老鸨。

          没错,青楼老鸨!

          怀生对于那些故作姿态的女人都是这个评价,而且对于怀生来说,看一眼青楼老?#34987;?#35753;他吐一顿隔夜饭。

          所以寒酥看到的怀生就是一副要吐不吐,恶心到极至的样子。

          这莫名的暗爽是怎么回事……

          正面对着红衣女的怀玉?#24425;?#27627;不掩饰的嫌弃。

          殷姝顿?#26412;透?#34987;踩了尾?#36864;?#30340;炸毛了。

          眼中寒光乍现。手腕微微一抖,长鞭放弃了与剑身纠缠,转而迅速扫向怀玉的?#26412;薄?p>  怀玉伸手一抓,内力凝在手掌,使长鞭无法挣脱。同时伸脚一踹,将摔在地上的某坨送到了怀生附近。

          殷姝心中一惊,意识到自己轻敌了,但长鞭已经被人握在手中,无法再用。

          “呵,这位爷好大的力气,就是不知道,该出力的时候,有没有这么精神了。”

          殷姝眼波流转,?#29992;?#22320;说道。

          怀玉顿时被恶心的不行,面色更加黑沉,握着长鞭的手又?#21448;?#20102;力道,似是要把长鞭握碎一般。

          “这么明?#31354;?#32966;的勾男人,王勉大度点,理解你是为了?#20154;?#21487;是……”

          寒酥突然出声,眼中尽是不怀好意的光芒。

          殷姝和王勉同时脸色一变。

          王勉惊疑的看向殷姝,殷姝却死死的盯着寒酥。

          云寒木一直注意着寒酥的反应。从王勉出声时,小?#23194;?#23601;冷着脸烤火不发一言,这会儿终于抬眼,火光映入眼底,云寒木陡然一惊。

          好浓的恨意!

          云寒木心中一揪,再看向殷姝,已经不只是厌恶,还带?#21028;?#25150;气。

          “即是一家人,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。”云寒木的声音似裹带着寒冰一般,让人心底发凉。

          怀玉立即领悟,不再留手。

          手掌发力,内力顺着鞭身而行,一?#24067;?#25171;在殷姝手上。

          殷姝惊呼一声,鞭子掉在地上,正要转身跑路,就见怀玉伸脚一踹。

          “噗。”

          殷姝口吐鲜血,晕在王勉面?#21834;?p>  云寒木再看向寒酥,小?#23194;?#21448;垂了眼睑专心烤火,连个余光都没分给别人,眼中只有跳动的火焰。

          云寒木有些无奈。

          他心疼寒酥眼中总是布着浓雾,明明只是十二三岁的少女,却有一种受尽苦难,再归于沉静的气质。

          从见寒酥的第一眼,他就知道少女有着不简单的故事。

          云寒木不会去问,他只?#32568;?#31359;透浓雾的阳光,落在少女眼中,点亮那本该充满希望与神采的葡萄眼。

          “?#36865;ā薄捌送ā?p>  两次水花四溅,整整齐齐的两个人被怀玉、怀生统一用绳子绑了扔在水里,嘴里堵着从他们衣服上撕下来的破布。手臂上还有整整齐齐的剑伤。

          用云寒木的话说,我们也不是什么恶人,让他们放点血给个?#33796;?#23601;够了。

          寒酥边烤着?#40488;?#22312;心里呵呵,失血过多而死的那些都是鬼吗?

          ?#36824;退?#27515;了,?#24425;?#20182;们罪有应得!

          寒酥眼中一?#24067;?#30340;黑沉如墨,而后散去,像是错觉。

          薄?#40657;?#20901;时,几人进了山洞。

          山洞已经被怀生、怀玉收?#24052;?#24403;,整理了几块干净地方,中间架着火堆。

          几人各自找了干净地方休息,怀生在临近门口的地方守夜。

          一夜无话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布卡九

        我寒木就是酱一个细心又暖的大男孩r~

        目录
        目录
        设置
        设置
        书架
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书页
        ?#31095;?#20070;页
        评论
        评论
        指南
        <em id="pl3xn"><ins id="pl3xn"></ins></em><em id="pl3xn"><ol id="pl3xn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<sup id="pl3xn"></sup>

            <dl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small id="pl3x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<sup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<div id="pl3xn"><tr id="pl3xn"><mark id="pl3xn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