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pl3xn"><ins id="pl3xn"></ins></em><em id="pl3xn"><ol id="pl3xn"></ol></em>

      <sup id="pl3xn"></sup>

      <dl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small id="pl3x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<sup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/menu></sup>

      <div id="pl3xn"><tr id="pl3xn"><mark id="pl3xn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当情深如海时

        当飞蛾扑火不再是传说(二合一)

        当情深如海时 灵忘初 2686 2019-03-12 13:54:51

          汐珹蜷缩在床头的角落里,欧阳奕的话一直回旋在她耳边。

          原以为姑姑只是太爱一个人,又恨那人狠心背叛,所以忧思成疾的。

          而欧阳宁的死,也不是程明直接造成,毕竟欧阳宁插足了他们的家庭。

          原本只是天真的以为,爱可以化解恨

          可是,直到她知道造成母亲悲剧的始作俑者是徐冉时,她的心几乎崩溃了。

          一开始她和程铎浥在一起,也不过是是想化解这些恩怨。直到此刻她痛彻心扉,她发现自己也没?#24515;?#20040;伟大,她放不下母亲的事

          她自言自语到:“我不可以对不起妈妈,我也愧对姑姑,我更不能忤逆爸爸,他是最爱我的爸爸。”

          汐珹黯然落泪,以前她委屈了总会?#35328;?#27431;阳奕怀里,或是靠在浚珹肩上,可是此刻她却不知道该去找谁。

          看着桌上程铎浥送的东西,她的心更痛了。

          汐珹拿出?#21482;?#29992;颤抖的手打出了一行字:“我算对了开始?#27492;?#38169;了结局,分手吧?#20445;?#24456;快这行字出现在了程铎浥的?#21482;?#37324;。

          看着这一行绝情的话,程铎浥的心仿佛裂开了

          给汐珹发了一堆信息也没有回复,打电话也不要服务区,打给浚珹也无人接听。

          看到“分手吧”三个字的那一刻,他早已乱了方寸。

          他开车飞驰到了欧阳家,只见房?#21448;?#22260;被那些保镖死死的守着。

          无奈,他在别墅外面焦急地徘徊着。?#21482;?#20223;佛?#23478;?#34987;他捏碎,可是汐,珹的信息和电话始终没有来。

          清?#27994;?#27728;珹缓缓睁开眼睛,因为在地板上躺了一夜,她的身体有些麻?#23613;?p>  她费劲地坐起来,关闭了飞?#24515;?#24335;,看着屏幕上一连串的未接电话,全是程铎浥的,她的心一阵绞痛。

          她拖着疲累的身子进了卫生间,梳洗好,换上了欧阳奕买回来的衣服。

          毕竟是父女,哪有隔夜仇,她寻思着去哄欧阳奕开心。

          来到饭厅时,欧阳奕和浚珹都坐在餐桌前,两人都面目表情。汐珹如往常一样,坐到欧阳奕身边。

          “爸爸,你胃不好,还是喝点粥吧!”汐珹撤走欧阳奕面前的油条,换成玉?#23383;?p>  “哥哥,你也吃。”她递给浚珹一个三明治

          “怎么?知道错了?”欧阳奕明明很开心却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

          “爸爸,这件事情我没错,不过我会处理好的,给我点时间。”汐珹端起牛奶啜一口

          “好,我就给你三天时间,必须断干净。”欧阳奕低头喝粥

          “嗯。”汐珹违心的答应了

          “小汐你………”浚珹欲言又止

          “哥哥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只是有些事,确实需要理清楚,有些人也确实不?#20204;?#27714;。”汐珹苦笑

          突然,一阵吵闹声打断了别墅的安静。

          只听见程铎浥大喊:“欧阳汐珹你出来,把话说清楚,我不管你发生了什么,我不会放弃。”

          汐珹一惊手里的牛奶杯掉在?#35828;?#19978;,她不管不?#35828;?#36305;出去。

          只见程铎浥已满身泥水,?#25104;?#36824;有被打的淤青,几个保镖将他扣在地上。

          ?#20658;中?#25918;开他。”汐珹情绪失控

          “小姐……这……”那个叫?#20013;?#30340;保镖摆摆手,示意收下放了程铎浥

          “不准放。”欧阳奕从屋里出来

          他一声命令,保镖把程铎浥摁的更紧了

          “爸爸,我已经?#36864;?#20998;手了,你放过他吧。”汐珹抓着欧阳奕的?#30452;?p>  “堂堂法国 EM集团总裁,竟然逼着自己的女儿和爱人分手,我看不起你。?#32972;?#38094;浥怒吼

          欧阳奕顿时?#25104;?#29022;白,招招手说:“出言不逊,卸他一条腿。”

          果然几个保镖纷纷掏出身上的伸缩棍,眼看就要砸向程铎浥。

          汐珹冲上前,一个横踢,其中一个人被踢倒在地,见势其余几人慢慢后退。

          ?#20658;中?#20320;来。”欧阳奕背过身去,“把小姐拉开。”

          几个人上前硬生生脱开汐珹,?#20013;?#20030;起棒子,正对程铎浥右腿。

          汐珹顺势一个旋身,架着他的人被甩开。她?#35828;?#31243;铎浥身上,棒子正正砸在她背上。

          “小汐,你没事吧??#32972;?#38094;?#21467;?#35282;渗出泪水,“我们不分手好不好。”

          “你还是走吧。”汐珹吃力地推开程铎浥

          “妹妹。”浚珹冲上去

          “小汐,你长大了,会违背爸爸,今日你要是不做个了断,我打断他的腿。”欧阳奕缓缓回头

          “等等……?#32972;?#38094;浥艰难的起身

          “阿浥你快回去吧,以后再说。”浚珹示意程铎浥离开

          “不,我有话要说,欧阳总裁,你既然这么厌恶我,总得给我给理由吧??#32972;?#38094;浥满眼血丝

          “好,那我就告诉你,你爸爸害死小宁,你母亲害得我妻子在医院一趟就是十年,这些够吗?”欧阳奕额头鼓起青筋

          “什么………阿姨……你早就知道对不对??#32972;?#38094;浥看向汐珹

        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汐珹语塞

          “快滚吧。”欧阳奕下逐客令

          “不,我不走,我要赎罪。?#32972;?#38094;浥固执的跪在地上

          “你爱跪就跪吧,?#20013;郟?#25226;小姐带回房间,不许她出门。”欧阳奕快步进门

          “你……走吧。”汐珹面无血色

          见汐珹被几个人扶进去

          浚珹递出一块手帕:“兄弟,你回去吧,小汐那我会照顾好。”

          “不要再劝我了。?#32972;?#38094;浥推开浚珹的手

          “唉。”浚珹转身离开

          天气很配合今天的氛围,突然下起了大雨。程铎浥依旧?#25169;?#19981;动跪在那,不停地喊着汐珹的名字。

          此刻,孤寂的房间,冰冷的地板,汐珹瘫坐在地上。背上的疼痛?#23545;?#27604;不上她的心痛,渐渐地泪水湿了她的脸颊。

          她双?#30452;?#33181;蜷缩在地上,只觉得一阵寒冷。不管她抱的多紧,还是冷,那是发?#38405;?#24515;的冷。此刻她早已感受不到任何的温暖。

          冰冷的雨水打在程铎浥身上,却怎么也掩盖不住此刻的心痛。

          苦苦寻找了十年,经历了那么多事终于走在一起,可是却闹出了那段不堪的恩怨。

          突然?#21482;?#21709;起,一来来电显?#23613;?#22920;妈?#20445;?#31243;铎浥调整好情绪划开了接听键。

          只见电话结束后,他?#25104;?#36234;发的苍白,眉宇间满是担忧。他?#27490;?#19968;句“小汐等我回来?#20445;?#20415;起身离开。

          程铎浥匆匆赶回了程家,到家时徐冉独自坐在客厅等着。

          “妈,出什么事了??#32972;?#38094;浥坐到徐冉旁边

          “儿子,你怎么满脸是伤啊?怎么还湿了?”徐冉十分担忧宝贝儿子

          “我没事,到底出什么事了??#32972;?#38094;浥追问

          “唉,昨天公司批发去美国的服装出了问题,公司亏损了五百多万,股东们都吵着撤资了……”徐冉几乎哭了出了

          “什么?爸呢?”

          “在书?#27994;?#20320;去劝劝他吧。”徐冉揉着太阳血,深深叹口气

          “嗯。?#32972;?#38094;浥走进书房

          程明站在窗前,叹口气,微微摇一下头。

          “爸,我回来了。?#32972;?#38094;浥推门而入

          “回来就好。?#32972;?#26126;坐回座位

          看着程明面容憔悴,胡茬也长了出来,整个人苍老了不少,程铎浥的心怔了一下。

          “爸,你不要太担忧,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。?#32972;?#38094;浥第一杯热茶给程明

          “唉,罢了,容我在好好想想。”

          “那我先出去,有事您叫我。?#32972;?#38094;浥转身要走

          “等等。?#32972;?#26126;起身

          “爸,你还有别的事??#32972;?#38094;浥不解

          “来,坐。”

          “嗯。?#32972;?#38094;浥坐到程明对面

          “我听说你最近在和一个小姑娘交往??#32972;?#26126;突然变得严肃

          “是,不过现在估计无法挽留了。?#32972;?#38094;浥的心颤动一下

          “哦?怎么回事?吵架了??#32972;?#26126;露出一丝冰冷的微笑

          “她……是欧阳奕的女儿,欧阳宁的?#23383;?#22899;。?#32972;?#38094;浥眉?#26041;?#38145;

          “唉,我明白了,是爸爸对不起你,上一辈的恩怨?#31449;?#36824;是害了你。?#32972;?#26126;拍拍程铎浥的?#30452;?p>  “爸,不要再说了,我的事我有分寸。?#32972;?#38094;浥有意回避

          “唉,你回去休息吧,公司的事明天再说吧。”

          “你也别太忧心。?#32972;?#38094;浥出了书房

          程明看着窗外,不禁眉?#26041;?#38145;,掏出一个怀表,默默叹息。

          那是当年欧阳宁送给他的,作为回礼,他送了欧阳宁那个镶着红宝石的钱包

          

        目录
        目录
        设置
        设置
        书架
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书页
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评论
        评论
        指南
        <em id="pl3xn"><ins id="pl3xn"></ins></em><em id="pl3xn"><ol id="pl3xn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<sup id="pl3xn"></sup>

            <dl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small id="pl3x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<sup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<div id="pl3xn"><tr id="pl3xn"><mark id="pl3xn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