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pl3xn"><ins id="pl3xn"></ins></em><em id="pl3xn"><ol id="pl3xn"></ol></em>

      <sup id="pl3xn"></sup>

      <dl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small id="pl3x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<sup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/menu></sup>

      <div id="pl3xn"><tr id="pl3xn"><mark id="pl3xn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养只狐狸当女友

        第十三章:同类

        养只狐狸当女友 李伴 2828 2019-03-12 13:52:52

          紫金葫芦乃是传说中太上老君手中的法宝,火烧不化、雷劈不裂、水淹则吸、土埋则收。但?#24425;?#36827;其中的妖物必死无疑,唯一生还的办法就是在七日之内打开盖帽。原本被刘道衍收进里面想必轻则身死魂堕,重则灰飞烟灭,万万没想到这个号称当代最强的道?#31449;?#28982;被冻成了冰雕,像狗一样立在门口。又遇上这么个胆小如鼠的二愣子将我给放了出来,可见此次福大命大,连老天都在帮我。

          吾乃是当年连天地都忌惮三分的大妖怪,沁园之主,称霸一方的传说中的狐妖的同族——极川冰狐。极川冰狐本就稀有,能修成人形者更是凤毛麟角,一旦修成媚骨天成。狐狸成妖本就以美貌著称,而极川冰狐更是远胜于其它狐族。九千余年前她以妖力闻名天下,但是?#20154;?#30340;妖力更加出名的便是那连神佛都足以倾倒的美貌。

          同样身为极川冰狐,从小便是听着沁儿的传说长大的,狐族更是对其另眼相看,更甚者将其视作沁儿的接班人,振兴狐族的希望。于是在修成人形之时正式将名字由小白改成媚儿,但是唯一与沁儿不同的是媚儿并非通体的雪白,胸?#21543;?#30528;带灰的银色绒毛,化成人形之时那银色便幻化成印在胸脯上的?#20498;?#21050;青,呼之欲出的傲人胸围若隐若现,原本视作瑕疵的刺青此刻却?#28982;?#25769;人。或许作为一个人,媚儿的身材更加的完美。那一身的白衫完全照着古画中沁儿的模样变化的,但总穿不出那种飘然若仙的感觉,举手投足、眉目流转之间带着人间的风流不羁?#20987;?#21457;微散、?#20013;?*之际散发女?#35828;?#39118;情万种。

          这样一位绝色美女出现在眼前居然被吓得魂不附体嗷嗷乱叫,媚儿原本大可一走了之,不过想看看自己的救命恩人究竟是何模样,还寻思着报答报答,汪小幸一副见了鬼的挫样像一?#21069;?#25484;,重重打在媚儿的脸上。这是见了本美女该有的表情吗?你也应该像其他男人一样立刻拜倒在本美女的石榴裙下才?#22253;。?#36825;个世界上不可能?#24515;?#20154;对她不动心的,这个人一定是故意装模作样想引起她的注意罢了,好小子果然有些手段。不如先逗逗他。

          “小哥哥,奴?#39029;?#24471;当真?#24515;?#20040;可怕吗?瞧把你吓得,”媚儿上前蹲在汪小?#30097;?#21069;温声细语道:“别怕,把眼睛睁开吧,来好?#27599;?#30475;奴家。”

          汪小幸心头一荡,这苏苏的声音听得人腿脚发软,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下来,试探着去睁开眼睛。光洁的?#20013;?#38543;着身体的摆动而微颤,隐约露出那标志性的?#20498;?#21050;青,睁眼的一瞬满屏的熟女诱惑,卧槽!鼻血不争气地顺流而下。媚儿见此觉得相当满意,不用任何媚术就将男人迷得神魂颠倒这世界上还有谁!就问还有谁!

          好不容易将视线向上移动,一张与沁儿有六七分相似的脸映入眼帘,齿白如雪轻咬红唇,媚眼圆睁无辜地盯着他瞧,然后又将视线默默地往下移至那惑?#35828;乃中兀?#26080;耻地咽了口水。不过转念一想,烟染山是什么地方,这荒山?#20658;?#30340;哪儿来的什么美女,想必不是人。我家沁儿师父不?#24425;?#22934;么,还是这么漂亮的狐妖,看来妖也并不是都长得面目可憎。汪小幸平复了下小情绪,将媚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喃喃自语道:“果然我家亲亲师父才是天下第?#24187;?#20154;,不对,应该是三界最美才是,不过这胸器当真是犀利。”说着拍拍屁股准备走人。

          什么?!这小子居然对我无动于衷!像我这样的姿色当今天下找不出第二个来,欲迎还拒这招还没玩够是吗?媚儿满脸的不服气,什么都可以输唯有颜值不可以。

          “哦对了,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妖,但是这身白色真的不太适合你。我觉?#23194;?#31359;鲜艳的红色应?#27809;?#24456;美。”

          媚儿的心跳乱了一瞬,这个方才还被吓得找不着北的二货转身一笑的画面惊艳了她的世界。那?#21028;?#33080;白净清秀,?#30475;?#30340;像一张?#23383;?#19968;样干净,听得到他的心跳毫无邪念,话语中带着俏皮与一?#21487;?#24847;。从没遇见过这样……这样干净的人类的男孩。可心里又为对方的豪不心动而倍感挫败,更好奇他那个什么亲亲师父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
          眼看他越走越远,媚儿追赶了两步之后自尊心迫使她停下脚步,又不舍他真的走掉,只好朝汪小幸离开的方向大?#21834;?p>  “喂~我叫媚儿,你叫什么名字~”

          汪小幸转过身一边倒着?#19979;?#19968;边遥遥相望对着她回答道:“汪小幸~”

          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这五个字轻得只有媚儿自己可以听见,但汪小幸像心有灵犀一般潇洒地向她挥了挥手,好似在说,自己保重,下次再被捉我可就没那?#21019;?#24039;在你身边了。

          行至屋前汪小幸猥琐地将紫金葫芦藏了起来,还指望出山之后能卖个?#30473;?#38065;靠它发家致富奔小?#30340;亍?#19968;进门,只见沁儿打着哈欠倚着窗一副早已等候多时的样子。某人心虚得紧默默地转身准备开溜被刘子时一把拎了回来。

          汪小幸满脸堆笑试图转移话题道:“咦!刘寅跟那个宇家的大少爷去哪儿了?”

          “人早回去了,该干嘛干嘛,谁像你这么屌整日游手好闲,尽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。方才在林里叫的跟杀猪似的你见鬼啦!”刘子时像教训自己家孙子似的教训着汪小幸。不过他提起宇家那个大少爷,此番内伤加外伤可真?#35828;?#19981;轻,年轻人还爱逞强,恐怕……小心翼翼瞄了沁儿一眼无?#25105;?#22836;,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不自知倒也罢了,最可悲的是连自己都骗,连我这个老不死的看着都替他急。

          “哦哦……回去好,这鬼地方谁呆谁知道,回去好。欸!那个恶狠狠的凶巴巴的捉妖大叔哪儿去了?被冻?#28903;?#26679;了难不成还能自?#21495;?#20102;?”汪小幸有一句没一句找着话题,就怕沁儿问起他方才的行踪,要是让她知道他竟?#28903;?#20123;偷?#24471;?#25720;的事儿岂不很?#24187;?#23376;。

          刘子时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:“你以为人人都跟你这么怂么,这点妖力的冰冻刘道衍一个时辰就解了。估计自知功夫不到家不知道又去哪儿修行了。”

          这么说,他还未发现紫金葫芦被偷这一茬,汪小幸心中暗暗缓了口气,要是被这货逮到可不是闹着玩儿的。

          “可是有一件事情我觉得颇为蹊跷,老夫能从刘道衍身上感知到我祖传法器紫金葫芦的灵力,之后仔细搜寻未果。之前被我那不孝孙拿去当礼物讨好女孩子,恐怕这次……”

          沁儿从后狠狠敲了老头一拳,嘴里碎碎念道:“这点妖力?这点妖力!信不信本王分分钟用这点妖力冻死你,对付一个区区刘道衍这点妖力还真是抬举他了。”

          “师?#31119;?#21016;子时立马认怂讨好:“师父息怒,您说得对!对?#35835;?#36947;衍这种下三滥的半吊子臭道士连师父一根脚趾头都不用,方才简直是给他脸儿了。您看这不被您老人家揍得屁滚尿流跑去回炉深造了么。”看着刘子时满脸堆着假笑,怕她又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心情别提有多舒畅。

          刘子时殷勤凑近身侧轻轻捶打着沁儿的肩膀道:“不过师?#31119;?#20381;徒儿之见,这刘道衍?#36864;?#20877;修炼个一万年都不及师?#25913;?#29616;在的实力,更何况待师父冲破所有封印之时那小子简直连站都没地儿站了。“

          沁儿表面上不露声色,实则心里笑出了猪?#23567;?#27754;小幸一口白开水喷了刘子时一脸:“哈哈哈,瞧你那谄媚样,一看就是电视里专祸国殃民的奸佞小人专业户,这马屁拍得溜溜的,就凭这一个技能保管能活到全剧终。“看样子汪小幸顺利转移了话题,再者既然知道了紫金葫芦本非刘道衍所有,?#36864;?#20182;发现了也万万算不到我头上,而刘子时以为被刘寅所盗这下歪打正着,这宝贝可归我了。

          “小幸,身为我的徒弟叫得这么惨让为师真的很为难。我?#20040;躋彩?#19968;方妖王,我的徒弟岂能是个弱鸡。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?#31119;?#30475;来该好好?#25506;?#20320;了。“天籁般的声音里透露出丝丝严肃,平日里总是?#26131;判?#24847;的脸?#26377;?#24847;更甚,那玩世不恭的态度看得汪小幸脊背一阵凉过一阵。

        目录
        目录
        设置
        设置
        书架
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书页
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评论
        评论
        ?#25913;?/a>
        <em id="pl3xn"><ins id="pl3xn"></ins></em><em id="pl3xn"><ol id="pl3xn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<sup id="pl3xn"></sup>

            <dl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small id="pl3x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<sup id="pl3xn"><menu id="pl3xn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<div id="pl3xn"><tr id="pl3xn"><mark id="pl3xn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